<cite id="pflht"></cite>
<del id="pflht"><i id="pflht"><del id="pflht"></del></i></del>
<strike id="pflht"></strike>
<span id="pflht"><video id="pflht"><ruby id="pflht"></ruby></video></span>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
<ruby id="pflht"><video id="pflht"></video></ruby><ruby id="pflht"><dl id="pflht"><del id="pflht"></del></dl></ruby><del id="pflht"></del><span id="pflht"></span>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th id="pflht"></th>
<span id="pflht"></span>
民生资讯>>正文
我为钢轨做“B超”
2019年01月30日 10:33
来源: 人民网  作者:佚名
更多
  
2019年01月30日08:2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分享到:
 

  苏妍(左一)正在用钢板尺确认伤损的位置。

  快过年了,苏妍在装扮宿舍。

  当春运列车飞驰的时候,车轮下的钢轨承受着千吨重压。保障钢轨状态良好,是让旅客安全返乡的关键。

  有钢轨的地方,就有探伤工。这是利用超声波仪器探测钢轨伤损的铁路工种。因为劳动强度较大,又是户外作业,这活儿历来都是男人干。而在?#26412;?#38081;路局石家庄工务段的探?#39034;导洌?#21364;有一支女子探伤班组。

  对于她们来说,最大的困难是“抬机子”。?#25945;?#36229;声波探伤仪,一台就90多斤。频繁转线、避车,一天抬上、抬下达百余次……这样的工作,考验着她们的体力和耐力。

  苏妍2015年从华东交通大学毕业后就来到?#33487;?#37324;。她的父亲也是探伤工出身,当初没少和她说探伤工作强度大、责任重之类的话。现在,父女俩见面常常要讨论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行话”。

  经过3年的锻炼,这支?#28216;?#36234;来越成熟,已及时发现轻重钢轨伤损上百处。


责任编辑:陈垚
更多
延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