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flht"></cite>
<del id="pflht"><i id="pflht"><del id="pflht"></del></i></del>
<strike id="pflht"></strike>
<span id="pflht"><video id="pflht"><ruby id="pflht"></ruby></video></span>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
<ruby id="pflht"><video id="pflht"></video></ruby><ruby id="pflht"><dl id="pflht"><del id="pflht"></del></dl></ruby><del id="pflht"></del><span id="pflht"></span>
<span id="pflht"></span>
<strike id="pflht"></strike><th id="pflht"></th>
<span id="pflht"></span>
两会本网报道>>正文
仡佬族服饰和刺绣需“溯本正源”
—— 访省政协委员、贵州省妇联副主席、遵义市文联党组书记肖勤
2019年02月01日 09:21
来源: 民族新闻网  作者:罗元涛
更多
  
    “纵观网站和市场,仡佬族服饰中女装‘幅布为裙’的筒裙型制结构多被嫁接成苗族的百褶裙、直筒短裙,布依族的裤装等,民族历史特征、生活特征在服饰上的体现消失殆尽。”在今年的全省“两会”期间,省政协委员、贵州省妇联副主席、遵义市文联党组书记肖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谈及仡佬族服饰的保护和传承,肖勤今年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抓好贵州省仡佬族服饰、刺绣、纹样保护和传承的建议》。
    为了论证提案,她先后多次到道真、务川、平正等仡佬族聚居区域,对仡佬族服饰文化进行走访和调研。并依托史料对仡佬族服饰的起源和风格进行核实。仡佬族是贵州世居少数民族之一,贵州境内仡佬族人口几乎占全国仡佬族总人口的90%以上。仡佬族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为中华五千年灿烂文明作出了重要?#27605;住?#30041;下了特殊的印迹。
 
民族古老遗风的“贯头衣”
 
   “仡佬族继承了南方少数民族古老遗风的‘贯头衣’”肖勤说,据史料记载,新石器时期,“贯头衣”已成为一种典型的衣着风格,原始而实用。“贯头衣”是在一幅布的正中央剪出一条直缝,将头从直缝里套入,然后再将两腋下缝合起来的衣服。
    肖勤告诉记者,古代文献《山海经·海外东经》《汉书·地理?#23613;?#20013;都?#30452;?#35760;载着关于“贯头衣”的服饰结构。?#20004;?#20445;存完好的古老“贯头衣”被日本正仓?#26680;?#25910;藏,由古代百越民族赠送给朝鲜之后再流入日本,用绢料制成,长76厘米,裾口宽22厘米,其衣右上?#25509;小?#19996;大特罗太久衫天束胜宗四年四月九日?#20445;?#32422;公元749-757年)墨书字样,这和《后汉书·倭人传》中记载的服装结构、材?#30465;?#23610;寸相一致。
    肖勤认为,“贯头衣”形制结构服装在仡佬设计中得?#21592;?#23384;和传承下来,无疑是仡佬族居住的特殊地理自然环境以及最原始动机的功能性决定的。仡佬族普遍世居于崇山峻岭之中,多为高山,自然条件恶劣,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物质的获得很有限,所有生产工具和生活器具均从功用性以及环境的?#35270;?#24615;出发,而“贯头衣”没有太高超的剪裁方法,以布幅现有的机织宽度进行缝制,无一丝一毫的浪费,穿着简单,符合仡佬族特定生存环境的选择。
    “在仡佬族服饰中,仡佬族妇女‘幅布为裙’的筒裙,将整幅织布直?#28216;?#20110;腰间成筒状,该样?#25945;?#29616;了历史上贫困的仡佬族在日常生活中尽量保持衣料原始?#21050;?#23432;全不?#39057;?#29983;存智慧。仡佬族男子幅布为裤的‘缅裆裤’。‘缅裆裤’?#23665;?#23485;大,裤腿中线和外侧断缝,内侧翻折符合人体双腿前后活动时的牵引?#21050;?#22823;裆有利于日常劳作,天?#20161;?#21487;挽起,下蹲劳作时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也一?#30452;?#20110;运动和生活需要而又不?#29616;?#30772;?#24471;?#26009;完整性的智慧之作。”肖勤说。
 
仡佬族服饰的历史表达被抛弃
 
    让肖勤感到遗憾的是,“贯头服”“筒裙”的结构型制,除了部分专家之外,在贵州已?#35270;?#20154;知。
    除此以外,目前来看,仡佬族服饰前短后长的结构型制保留较好。肖勤坦言,?#20004;?#21508;个馆藏和民族机构没有收藏到一套完整、完好的仡佬族传统服装。《百苗图》中的仡佬族服饰因其日常化、平民化,过于简洁,难以体现区别。由于缺乏民族历史文化和服饰的专业研究人员,各地在制作仡佬族民族服饰时各取其好、五花八门,从道真、务川两个仡佬族苗族自治县30周年县庆中可见,仡佬族服饰的历史表达被抛弃,代之以舞台服装概念,穿的人不知道?#32422;?#31359;的是?#35009;矗?#21046;作的人也不知道?#32422;?#35813;怎么制作。
    一个民族服饰特征?#21335;?#22833;,意味着民族文化密码、文化认同、文化自信的丢失。肖勤认为,从人类学角度出发,有必要对仡佬族服饰、刺绣和纹样进行抢?#21462;?#25366;掘和保护。
    近年来,随着民间力量对于文化传承与保护参与意识的增强,仡佬族服饰与刺绣的保护呼声日益高涨。在遵义市,有一家红腰带公司,该公司做了大?#24247;?#37319;风和田野调查,?#21344;?#21040;了一部分较为完整的仡佬族刺绣纹样和针法,弥补了政府部门和相关机构组织缺少仡佬刺绣资料的?#27605;蕁?#25454;介绍,我省仡佬族老一辈绣娘现存不多,遵义市?#20004;?#20165;剩殷启?#20381;?#20154;1人,已83岁高龄,因体力和视力原因,无法动针,也无传承人。
    肖勤告诉记者,除了遵义市,铜仁市区域内的仡佬服饰和刺绣则受土家族、苗族服饰和刺绣影响的痕迹?#29616;兀?#33021;与仡佬族历史、地理、生存特征互相联系互为佐证的元素十分稀少。而全省范围内仡佬族地区用于节庆和公众展示的仡佬族服饰大部分属于舞台服装,元素混乱堆砌的痕迹?#29616;兀?#35753;人深感担忧。
 
民族文化保护再难也要?#24179;?/strong>
 
    面对仡佬族服饰技艺文化?#21335;?#36893;,肖勤提出了具体抢救建议。
    肖勤建议,首先将仡佬族服饰和刺绣抢救?#21592;?#25252;纳入省级研究课题或专项领导小组工作内容,由省民宗委组织仡佬族历史文化研究专家、贵州省刺绣工艺研究专家、长期研究仡佬族刺绣的民间组织或公?#23613;?#25668;影师、绣娘等组成专项工作组。加快?#21344;?#20445;存,以文字、影像等方式整理编辑进入图书馆、博物馆留存。开启部分学术争议的讨论,在讨论和争议中发现和解决问题。努力将仡佬族服饰基本制式和民族标志性刺绣纹样进?#22411;?#19968;,无论世界各地的仡佬族服饰有?#35009;?#21464;化,至少在贵州要有一套相对统一的元素,而?#21344;?#32479;一工作不管难不难,先开展起来,动起来总比不动强。其次,结合贵州非遗保护工作,加大仡佬刺绣传承人的培养力度。最后,结?#29486;?#23478;组调研的结果,对仡佬族服装进行基本形制结构和基础纹样的统一。
    “希望能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仡佬族的仡佬语言目前能说的已经寥寥无几,?#20843;?#34987;同化也很?#29616;兀?#22914;果还不抢救服饰的话,将是我辈之过,再多理由?#26448;?#36766;其咎。其实,真正的难,不在于民间是否还有东西值得去找,真正的难在于我们的心,心不动、万物不动,都不行动的话,仡佬服饰将面临失传的危险,将成为贵州少数民族发展史中的一大遗憾。”肖勤说。
责任编辑:张阳
更多
延展阅读